网站地图 呼和浩特新闻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 > 正文

提前预约省钱比理财收益还高 月嫂成“香饽饽”

时间:2016-09-20 18:35 来源:http://www.hhhtnews.com.cn 作者:呼和浩特新闻网 阅读:

全面放开“二孩”政策落地近一年时间,激发起适龄父母生育孩子的愿望,第一批新政策下的“二孩”呱呱坠地。新生命的到来也搅动着月嫂市场进入需求爆发季。记者通过百度热度查询到的大数据显示,近一个月“月嫂”的搜索热度上升了211%,伴随热度同时上涨的还有月嫂的服务价格,天津市场的“金牌月嫂”每个工作周期的报价已经攀升至1.2万元起步,并继续呈现出上涨趋势。有的家庭甚至表示:提前预约月嫂比理财的收益还要高。即便是这样,那些能力强、经验足的月嫂依旧一位难求。日前,本报记者在天津月嫂市场进行了一番摸底调查——

  请月嫂是不是“摆谱”?
  家中生娃,要不要请月嫂?面对新政策下首批“二孩”大驾光临,不少家庭都在蓄势待发。记者通过天津多爱宝贝母婴机构获得这样一组信息,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该机构受理的月嫂订单不断增加,其中七成来自“二孩”家庭。很多“二孩”妈妈都是高龄产妇,照顾宝宝需要熬夜,而精力却有限,因此“二孩”家庭请月嫂特别多。
  对于请月嫂一事,不同年龄段的人看待角度是不同的。上年纪的人认为:花这么多钱请月嫂不值得,当年没有月嫂,不也把孩子拉扯大了?如今一个月花万余元请个人回家伺候月子,小年轻们就是在“摆谱”。年轻人却不这么认为,他们觉得月嫂能够分担家人照顾母婴的劳动量,关键是能够带来科学喂养的方法。记者通过对不同家庭的走访了解,发现这其中既有观念上的差异,也有对月嫂工作认知存在误解。
  34岁的小顾第二次做妈妈了,5年前生育老大时,婆婆和妈妈齐上阵,并没有请月嫂,而这一次她提前预约了月嫂。“与5年前相比,变化太多了,请月嫂成为生‘二孩’的标配。”小顾认为。先生的护理假只有7天,7天之后就要去上班,这是摆在眼前的现实,除了这个原因外,家庭状况也在发生改变:首先,母亲因病去世了,女儿坐月子时最有力的抓手如今抓不着了。家中的其他亲戚说要来帮忙,但小顾觉得亲戚不如妈妈精心,还总觉得欠亲戚人情。第二,有了老大之后,需要安排一个人在月子期间精心照顾他,小顾说:“从准备住院起,大儿子就被送到了婆婆家,现在就是靠婆婆帮我们分担压力。”在此情况下,小顾和先生商量后,决定聘请月嫂,并且提出月嫂要提前进入工作状态。
  通常情况下,月嫂从母婴回家当天开始入户服务,每周期的服务天数是26天,这已经成为业内不成文的规矩。但小顾却提出让月嫂提前进入工作状态,这也就意味着从产妇进入手术间时月嫂就要上岗。不过,就在8月中旬,新的难题又出现了。小顾的先生介绍说:“依照预产期今年8月25日前后孩子会降临人间,但没想到的是,我家这位‘小公主’挺着急,妈妈还没做好准备,她就等不及了,分娩时间足足提前了7天。”孩子的提前到来,让小顾一家人乱了阵脚,更让月嫂措手不及。对于这样的突发情况,母婴公司及时施以援手,临时调来了有经验的月嫂来“救火”,而此时小顾才意识到聘请月嫂的重要。
  如果说小顾是出于实际困难,不得不请月嫂照顾,那么更多的家庭请月嫂是为了科学喂养。常女士介绍,她家为了请月嫂这件事可是纠结了一番。婆婆和妈妈均不支持家中聘请月嫂,认为花钱多,还不会像家人一样精心照料,为此她们老姐俩特意去老年人大学报名参加“奶奶班”学习,但学习成果却不如预期的好。常女士介绍说:“我之所以要聘请月嫂,就是想和月嫂学一学科学育婴方法。虽然妈妈和婆婆总说她们经验丰富,但细节处还是不够专业,而且她们的育婴方法显然有些落伍了。”
  常女士的先生最近和月嫂学会了冲调奶粉的方法,过去上下猛烈摇晃的方法被淘汰了,在月嫂的指导下他学着顺时针晃动奶瓶。当婴儿哇哇啼哭时,家长怎么哄都不行,但月嫂只要一上手,孩子的哭声便会戛然而止。年轻人请月嫂看重的是实际需求,这与老人的观念有明显的差异。常女士介绍说:“有了月嫂,月子期间我睡眠能够更充足些,也有利于身体的调养和恢复。孩子需要哺乳时,月嫂抱过来,指导我如何哺乳,结束之后马上抱走,我又可以安心睡觉了。换做家里人,再精心也有疲劳的时候。”
  月嫂:不怕苦只要不受气
  月嫂赵丹萍家住中新生态城,过去她的工作范围只限于滨海新区,但最近她明显感觉到中心城区对月嫂的需求猛增。相比中心城区与滨海新区的工资,前者明显高于后者,这也给赵姐来市区工作添了动力。
  赵姐告诉记者:“其实我们家经济条件还不错,但就是因为喜欢小孩而从事月嫂工作。”家里人对于赵姐当月嫂并不赞同,尤其是丈夫更不支持。“一走就是一个月,回家歇不了几天就又要走了。”赵姐转述说。的确,作为月嫂时刻要准备一个旅行箱,里面存放着一个月换洗的衣服和被褥,这一年里至少也要走进9-10个不同家庭中,和雇主家人搞好关系,在陌生的环境中尽快熟稔,成为月嫂的必修课程。赵姐说:“做这个行业时间久了,也就学会了如何和雇主家人早些熟悉,只不过月嫂可能是与生俱来的自来熟。”只要放平心态,对母婴照顾得周到一些,相信雇主家里人也不会亏待月嫂的。不过赵姐也跟记者抱怨说:“辛苦其实真无所谓,赚的就是这份辛苦钱,只要不受气就行。”
  造成月嫂受气的原因是复杂的,很多家庭都会拿月嫂和家政服务员对比,同为家庭请来的服务员,工资却相差数倍,24小时住家的家政服务员月薪在5000元左右,而月嫂的价格却要过万,甚至超过1.5万元,因此有些家庭总觉得月嫂赚钱容易,工作轻松。“按照合同规定,我们要为新生儿妈妈做好月子配餐,定时给孩子做抚推,妈妈出现哺乳障碍、孩子出现新生儿疾病时,我们需要采取应急措施,也就是说24小时随时准备着为这对母婴服务。我们的重心不是家庭,而是新生儿和妈妈。”另一位月嫂王慧如介绍说,“但很多家庭把月嫂当家政服务员用,我的一位同事在雇主家中连床单、窗帘都要负责清洗。”
  除了工作性质出现认知偏差外,家人对月嫂的育婴方式也会存在观念上的偏差。“对于孩子哭泣一事,月嫂和家人容易起冲突。我们觉得这是孩子正常的情感发泄,而奶奶、姥姥就会格外地心疼,马上把孩子抱过去。”王姐讲述,“采取抱的方式来压抑孩子的哭声,这并不利于培养孩子的独立习惯。”还有一次,家人看见王姐把尿布放在冷水里浸泡,觉得她是在偷懒,任凭怎么解释对方依旧在挑错。但等服务周期结束后,家人就打来电话询问她,为啥尿布洗不出来。“其实冷水泡一泡,污渍自然就清除干净了。”王姐说。
  赵丹萍、王慧如做月嫂均超过了8年,她们认为社会对于月嫂这份职业依旧存在“歧视”,有一个说法是博士的收入居然比不过给婴儿洗澡喂奶换尿布的妇女,甚至认为这是“脑体倒挂”。“我觉得这样的对比没有意义,工种不同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”赵姐坚定地认为。月嫂在产妇月子前十天甚至一整个月里,夜晚无法睡觉,更谈不上深度睡眠,白天还要同时照顾产妇和新生婴儿,工作强度非常大。同时,她们完全抛离自己的家庭,心理压力也非常大。看似月薪1万多元,但她们每天的工作时长是24小时,而普通人的工作时长是8小时,月嫂一天的工作时长相当于普通人的3倍,如此计算,8小时的收入是4000多元并不多。再有,月嫂也是具备专业技能的工作人员,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家政服务员。王姐告诉记者:“做这个行业的女性,打呼噜的不行,睡眠太沉、睡眠太轻都不行。”
  月嫂服务价格上涨的原因
  伴随着“二孩”政策全面放开,月嫂的需求量直线上升,由此也推高了月嫂的价格。有市民表示:三个月之前预定的月嫂报价1.2万元,三个月后涨至1.5万元,依此计算提前预约月嫂比理财收益还丰厚。有家庭就表示:毕竟是给自己孩子花钱,更相信价格在市场的指导作用,面对扶摇直上的价格只能无奈地接受。那么月嫂的服务价格是如何推高的?“金牌”资质又是如何认定的?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:一方是雇主家庭的实际需求,一方是月嫂工作技能在提升,恰逢“二孩”集中到来,市场对月嫂的需求呈现出旺盛的态势。按照月嫂赵丹萍的工作计划,预约她服务的雇主已经排到了2017年2月,一些准妈妈刚刚怀孕就已经开始着手预约月嫂了。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也看到众多机构在推荐月嫂时纷纷用“金牌”的旗号来证明月嫂资历,那么“金牌月嫂”谁来认定?有何标准?今年2月正式实施的《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》,其中对于月嫂的等级评定为“5星+1金”级。月嫂从业后由1星级开始做起,能够做到金牌级实属不易。所谓金牌月嫂要在五星级后,再看护10个以上婴儿无差错,具有丰富的生活护理经验,还要取得高级家政服务员资格证书、高级育婴师资格证书和营养配餐师资格证书。经评定合格后可由五星级晋升为金牌级母婴生活护理员。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,一位月嫂从入行至“金牌月嫂”至少需要72个月的工作实践,甚至更久;从要求看,一个金牌月嫂相当于“准妇幼保健医生”。
  推高月嫂价格的另外一层原因是目前月嫂市场的用工制度。记者调查到:目前津城母婴服务公司多采取类似“人才派遣”的运作模式:月嫂作为公司员工,由公司派遣至雇主家。月嫂在服务过程中,雇主与服务公司签订合同并直接发生经济往来,待月嫂工作完成后公司抽取一定比例的“管理费”后,将剩余部分以工资的形式发放给月嫂。由此可见,月嫂的报价与母婴服务公司的效益直接挂钩。无论是母婴服务公司还是月嫂本人,都希望上抬价格,在某种程度上价格也是资历的直接体现。从母婴公司一方看:大家都涨,你不可能按兵不动,不然优质的月嫂都跑到别人那儿去了。而从月嫂一方看,公司签订的待遇水平也是吸引她们的有效方式。
  需求增加促使月嫂市场“金牌月嫂”供不应求,技能增长也提升了月嫂自身的身价,母婴市场价格集体高企,多方合力“抬轿子”,月嫂的价格就这样涨上去了,令社会关注。(来自呼和浩特新闻网报道)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